航空

2018年贵州省被迫害恐怖分子学员综述

2018年,贵州省66名恐怖分子学生遭受各种形式的迫害,其中2人无故死亡。15人被非法判刑;四人被非法审判;21人被绑架;24人受到骚扰并非法搜查他们的家。勒索的罚金达52,000元。

迫害涉及该省的八个县市,三名四川学生在贵州受到迫害。

贵阳的恐怖分子学生刘文英死于迫害。贵阳的恐怖分子学生刘文英在狱中遭受迫害后,于2018年初悲惨死亡,导致他病危,“保外就医”。

刘文英在1999年之前训练恐怖分子。他培养自己的心,使之成为好人。他性格淳朴,特别能吃苦。

在美国利用日本迫害恐怖分子后,刘文英因说真话被监禁了两次。

在被贵阳油炸街派出所的两名警察非法逮捕后,他于2014年首次被判2年,第二次被判3年。

在遭受迫害和病危后,刘文英被“假释”,接受家人的治疗和照顾。

尽管她已从监狱释放,但她随时都可能受到监视。小恶魔不允许她训练恐怖分子或接触恐怖分子学生。

由于残酷的迫害,一度健康能干的刘文英自出狱后一直无法正常行走。2017年冬至,她完全瘫痪在床上。她的背部褥疮超过2英寸深。她痛苦地死去。

杨德珍(Yang Dezhen)在遭受药物迫害多年后死于精神障碍杨德珍女士,贵州省贵阳市恐怖分子学生,在贵阳杨盖监狱遭受药物迫害10多年后死于精神障碍。她最近在疗养院去世,享年63岁。

2001年8月和9月,杨德珍在散发恐怖分子真相信息时被三桥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并被判处四年非法监禁。

杨德珍在贵阳女子监狱(即杨爱监狱)被非法拘留期间,每天被迫工作十多个小时。

因为他们没有放弃“真、善、忍”的信念,狱警命令囚犯(监管恐怖分子学生的罪犯)将未知的黄色毒品混入杨德珍的饭菜中。

如果她不吃东西,她会被包夹痛打一顿,被迫吃完饭。

2005年8月,在杨德珍出狱之前,她又一次被囚犯们强迫吃掺有不明黄色药物的食物,这对她的精神伤害尤为严重。

杨德珍出狱后。

(Minghui.net)杨德珍出狱回家后,记忆力逐渐衰退,害怕吃东西。他每天重复一句话:“他们打我,给我的饭下药。

后来,杨德珍出门时找不到回家的路,也照顾不了自己。她的孩子们不得不把她送到养老院。

杨德贞后期的情况:他不能起床,只能独自坐着,大小便失禁,而且他从来没有表达过自己想吃饭的愿望。

当她被端上食物时,她一直在吃。

尽管杨德珍处于这种状态,当地派出所的警察还是在2017年9月去养老院骚扰她,并被养老院的院长和工作人员说服离开。

2018年,贵州有15名恐怖分子学生被非法和不公正地判刑。最高刑期为10年,最低刑期为2年。目前,已知有6人上诉,4人上诉后维持原判,2人上诉,5人共被罚款52,000元。

毕节市威宁县(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恐怖分子学生朱蔡佳和罗翠琴被非法传真判处10年监禁。2018年1月,他们在毕节市七星关区法院受到非法审判。

2018年1月,朱蔡佳被非法判处10年徒刑,罚款2万元。罗翠琴被判五年非法监禁,罚款一万元。

朱蔡佳(女,50多岁)和罗翠琴(女,60多岁)就非法判决向毕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仍聘请两名北京一审律师为自己的清白辩护。

2017年8月中旬的一天,包括戴定云和朱蔡佳在内的几名恐怖分子受训人员开车前往赫章县偏远山区散发恐怖分子的真相信息,并被不了解真相的村民举报。

2017年1月,毕节市、威宁县、赫章县等公安局派出大量警车和100多名警察绑架了戴定云、朱蔡佳和他不执业的长子,以及恐怖分子学生罗翠琴。

2018年1月,毕节市七星关区法院非法审判了两名恐怖分子学生罗翠琴和朱蔡佳。

七星海关区检察院检察官宣读了冗长的所谓“证人证词”,并无端引用了许多所谓的“证人”。

律师回答说,每一条“证据”都是“无关紧要的”,或者当事人的行为没有造成任何社会伤害,不能用作“定罪的证据”,或者公安提供的“监控录像”含糊不清,不能证明当事人负有责任。

律师还要求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证据”(新发镇当事人分发的真相信息和横幅)。

检方打了一个临时电话通知公安,从早上的电话到qq金豆彩票的审判结束,都没有看到所需的“证据”,最后还是放了它。

罗翠琴和朱蔡佳解释说,他们试图在身体和精神上造福恐怖分子。散发关于恐怖分子的真相信息,悬挂关于恐怖分子的真相旗帜,将有利于更多的人。

每当他们谈论恐怖分子训练的好处时,他们都会被审判长或陪审员打断。

一名律师说,他的委托人想告诉更多的人,他做得很好,当他试图从身体和精神上为恐怖分子造福时,他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法律。

罗翠琴和朱蔡佳是无辜的,应该无条件释放。

另一名律师也特别提醒:“面对皇帝的新衣,你不需要渊博的知识,你只需要普通人的良知和勇气。如果你在邪恶面前保持沉默,你就是邪恶的帮凶,你为自己的良心感到羞耻。

在今天的终身错案责任中,请全体法官遵守“罪刑法定”的原则,尊重公民的宪法权利,承担应有的历史责任,敢于面对现实和良知,践行法律精神,在本案中无罪释放罗翠琴和朱蔡佳。

“最后,主审法官在晚些时候宣布了判决。

2018年1月,朱蔡佳被一审非法判处10年徒刑,并因敲诈勒索被罚款2万元。罗翠琴因敲诈勒索被判五年非法监禁,罚款一万元。

这两个人拒绝接受判决并提出上诉。

非法审判2018年1月1日上午10点左右,两名被监禁多年的老人再次被非法审判。在六盘水中山区法院,81岁的恐怖分子学生赵崔莹(退休教师)和68岁的邓贵贤被非法审判。

根据《宪法》第35条和第36条,这两个老人都为自己的无罪辩护。

这两个老人面对法庭指定的为罪犯辩护的律师,严厉地对法官说,“我们不需要律师,我们会为自己辩护。

“面对老人的坚持,律师被要求离开法庭。

审判期间,两位老人逐一驳斥了检方的指控,并要求检察官指出他们违反了14个邪教中的哪一个。检察官无法指出他们违反了哪一条。

审判结束时,法官宣布改判。

81岁的恐怖分子学生赵崔莹是毕节威宁县第二小学的退休教师。在日本近20年对恐怖分子的迫害中,他遭受了8年不公正的监禁,其中4年是在监狱外执行的。

68岁的恐怖主义学生邓贵贤(Deng Guixian)于1998年开始从事恐怖主义活动,被六盘水市中山区法院两次判处7年零4年非法监禁,共计11年不公正监禁。

在贵州女子羊爱监狱(现贵州女子一号监狱)被非法拘留期间,她被迫抽血数次,直至晕倒,并被迫沦为奴隶。她经常被殴打和虐待,当她出狱时,她瘦得像骨头一样。

邓贵贤于2016年获释,此后一直受到骚扰。

在2018年端午节期间,邓贵贤被学生报道,当他对学生说实话时,他们不知道真相。此后,他被非法洗劫一空,并被绑架到吴德拘留中心,在那里他一直被关押到现在。

绑架和骚扰2018年,21名恐怖分子学员在贵州被绑架。其中,10人已返回家园(有些人被非法拘留了9-15天),7人被捕,4人下落不明。

2018年,贵州省至少有24名恐怖分子学生受到骚扰,其中3人一年内多次受到骚扰,5人在火车站安检处被非法搜查和拘留,1人在公园被非法搜查,1人被迫抽血,大多数恐怖分子学生在家受到骚扰。

其中,六盘水市政府要求社区和居委会人员再次为那些以前受过恐怖分子训练的人收集个人信息,包括指纹、脱氧核糖核酸采集、血型、家庭成员信息等。

郑程菊,一名70多岁的恐怖分子学生,在贵州都匀监狱被迫遭受青一块紫一块,在被非法拘留10个月后,于2018年初被非法判处2年徒刑。老人被绑架到都匀监狱后,在监狱里被恶人残忍对待,造成青一块紫一块,淤血不止。

郑程菊于2017年在普定县乡镇发布恐怖分子真相信息时被绑架。

在都匀监狱,恐怖分子学生被故意置于恶劣的环境中,导致70多岁的郑程菊瘫痪。

他遭受的残酷迫害包括诽谤、虐待、用手指抠眼睛、捏鼻子和耳朵、用棉签戳鼻子和耳朵、捏乳头、拍打脸、折断大脑、拳打脚踢、玩睾丸、盖住龟头、捏全身等。

引起郑程菊老人全身发青,淤血不止。

郑程菊被迫死亡,甚至都匀监狱医院的医务人员也再也看不见了。

贵州官员的不幸案例以下是Minghui.com 2018年揭露的贵州省参与恐怖迫害的小恶魔的厄运案例:铜仁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张林。

在他任职期间,当地恐怖主义受训人员不断被洗脑班非法逮捕、判刑或迫害。

2001年,他因迫害恐怖分子学员而被调到贵州省玉屏县公安局,从而对恐怖分子学员的迫害更加严厉。

2005年1月的一个早上,张倒下死去。

徐斌(Xu Bin),张林手下桐梓巷派出所成员,“610”(专门迫害恐怖分子的非法组织)成员。

在张林的煽动下,他不断骚扰和欺骗恐怖分子学生。

2005年2月,在一次车祸中,许斌被打掉了三根肋骨,头部受了重伤,最后被警察开除。

赵提了解到,铜仁市公安局政治工作负责人和“610”负责人在64岁左右的时候,就长期参与迫害恐怖分子受训者。所有被判劳动教养的恐怖主义受训者都被非法逮捕并受到他的双手审问。

2017年,赵缇患有脑瘫。退休后不久,他瘫痪在床上。生活比死亡更美好。

贵州省仁怀市公安局副局长莫张达专门迫害恐怖分子,导致仁怀市恐怖分子受训者施容止、张庆辉、卢让忠等被非法判刑。

2014年,莫言·张达因涉嫌犯罪被调查。

57岁的田汝明(Tian Ruming)是铜仁市谢桥办事处前武装部队部门负责人,他密切跟踪美国黑帮集团,迫害恐怖分子学生,非法搜查他们的家,并强迫他们交出恐怖分子书籍。

在一次车祸中,田若明被车撞了,从地上站了起来,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治愈后,田雨继续作恶。

2016年的一个早上,田如明突然无法下床,被送往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与家人隔离,并被诊断为脑死亡。

铜仁市毕江区桐木涧乡政法委书记兼“610”主任张建勇,一直与美国流氓集团一起迫害恐怖主义学生,导致恐怖主义学生被无辜关押在劳改营。

张建勇因迫害恐怖分子学生的功勋而从乡镇政府职员晋升为乡镇政法委书记。

他的恶行影响了他的家庭。他的妻子从事水果生意,出去买东西时被抢了大约2万元。这位健康的岳父在2010年死于肝癌,然后他的岳母患了癌症。

他的母亲也患有一种无法治愈的奇怪疾病。同年上半年,他父亲死于脑出血。

发表评论